金 融 研 究
  金融研究 阅读人数:2336
 

困境谋变 上市银行深化转型仍需加力

随着中国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利率市场化改革持续推进以及互联网金融等新型金融业态的发展,银行业传统经营模式和增长方式受到巨大冲击。对此,各家上市银行积极应对,以创新和改革引领传统业务的转型升级,谋求新的发展。 
  从各家上市银行披露的三季报数据来看,银行业的创新和转型包含业务结构、收入结构、经营模式和组织架构等多个方面,这些创新和探索正在逐渐成为上市银行新的盈利增长点。不过,从全年来看,上市银行经营环境难有明显改善,改革步入深水区,未来能否凭借转型真正实现增质提效、走出困境仍是不小考验。 
  轻资产业务成发力重点 
  在上市银行营业收入中,存贷利差收入一向独大的传统正在悄然改变。在减费让利的背景下,多家上市银行非利息收入保持较高增速,中间业务收入占比显著提高,商业银行通过投资银行、财富管理、资产托管等多个渠道发展轻资产、轻资本型业务,盈利来源不断丰富,收入结构持续优化。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工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为1112亿元,同比增速达10.21%;至三季度末,其非利息收入占比已经达到了27.58%,保持了稳定增长。 
  建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886.86 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5.83%。其中,信用卡、理财产品、代销基金、代理保险等产品实现较快增长,房改金融等传统优势业务保持稳健增长。 
  在五大行中,交行非息收入增长势头强劲,前三季度实现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274.28亿元,同比增长19.34%,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占比达18.73%,同比提升1.73个百分点。 
  “银行要轻装上阵。”对此,工行董事长姜建清认为,“要从过去的重资产结构,逐渐向轻资产的经营结构转型,不过度依赖存贷款,发展多种盈利方式,从信贷经营大行逐步变成信用管理大行。可提供更多样的金融服务,像财富管理、私人银行、投资银行等,延伸更广泛的业务线。” 
  与大型银行相比,前三季度,全国性股份制银行中间业务收入增幅更加亮眼。平安银行、光大银行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分别实现了58.03%50.72%的高速增长,招商银行、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增速也均超过30%
  有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利率市场化更加深入地推进,商业银行存贷利差收入占比将进一步下降,而轻资本、轻资产业务将成为银行发力的重点。 
  国际化综合化推进提速 
  记者注意到,“国际化”和“综合化”如今已成为上市银行业绩报告中频频出现的字眼。五大行综合化经营对盈利增长的拉动作用进一步提升,全国性股份制银行动力十足,就连城商行也摩拳擦掌。 
  五大行一直是中资银行国际化进程中的主力,海外业务、跨境业务贡献突出,成为转型的重要方面。其中,截至9月末中行海外机构资产总额达到7733亿美元,实现税前利润66.80亿美元,在集团总资产和税前利润中的占比分别达到27.38%23.15% 
  随着“一带一路”金融大动脉建设,各家银行纷纷延伸服务网络,加快国际化步伐。其中,中行、工行、建行海外业务覆盖面进一步扩大,全球服务能力明显提升。中行海外机构数量最多,截至9月末达635家,覆盖44个国家和地区,在“一带一路”沿线18个国家设立21家分支机构。中行跟进“一带一路”境外重大项目约310个,总投资额约2900亿美元,意向性授信金额约750亿美元。 
  工行前三季度先后完成了对伦敦标银公众和土耳其TekstilBank的收购交割,缅甸仰光分行、沙特利雅得分行、意大利罗马分行相继成立。截至9月末,工行的境外网络已经覆盖全球42个国家和地区,并通过参股南非标准银行间接延伸至20个非洲国家,形成了横跨亚、非、拉、欧、美、澳的服务网络。 
  建行董事长王洪章表示,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提速,建行国际化的步伐也在明显加快。截至目前,建行在境外设有26家一级机构,各级机构总数133家,覆盖24个国家和地区。今年上半年,建行海外整体资产增长27%,税前利润增长8%,快于集团整体水平。 
  股份制银行在综合化经营方面也表现不俗。各行通过控股其他金融子公司、业务部门分拆等多种方式实现综合化经营,充分发挥各类金融牌照的协同效应,提升综合金融服务能力,全面满足客户多样化金融需求。 
  以平安银行为例,该行充分利用平安集团在客户、产品、渠道、平台、互联网等方面的资源优势,为客户提供一站式的综合金融服务。正如平安银行行长邵平所介绍的,“平安集团和平安银行最大的特色、最大的差异化正是综合金融服务。” 
  深化转型面临挑战 
  针对前三季度业绩表现,多位业内专家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展望未来,新常态下传统银行经营仍面临多重冲击:宏观经济增速放缓,不良贷款持续暴露;利率市场化改革加速推进;金融脱媒对银行经营带来较大压力。在此背景下,如何深化转型仍是摆在所有银行面前的一道难题。 
  在业务转型上,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商业银行转型,一方面,可以通过控股或者金融集团模式,整合证券、保险、基金、信托等牌照,为客户提供更加综合化的金融服务,尝试“金融服务综合化”;另一方面,通过商业银行与投资银行的结合,打通货币市场、信贷市场和资本市场之间的资金联系通道,为客户提供融资成本最小化、服务效率最大化的融资方案,实现“对公业务投行化”;与此同时,将此效应传递到零售银行业务,将投行形成的场内产品进行组合配置,形成“零售业务资管化”;充分利用PC终端、移动终端和物联网等信息技术,实现“金融产品互联网化”。 
  在利率市场化和金融脱媒的双重压力下,负债成本上升是一个必然趋势,商业银行要保持盈利稳定,需要将盈利模式由“负债驱动资产”转变为“资产拉动负债”。“这就需要商业银行注重产品设计的差异化和便利性,面对大客户,要在期限、结构、收益率、转换条款等方面体现个性化;注重服务的综合化,在提供授信业务的同时,要按照客户需求提供债券发行、并购重组、IPO、定向增发等投行服务;注重定价的差异化和科学性,依靠产品、系统和服务的优势提升定价竞争力。”董希淼说。 
  此外,在组织架构方面,银行在部门设置中仍存在部门权责利界定不合理和内部管理链条较长的问题,在规模扩张过程中,业务发展重点转向、业务流程分割、市场化经营管理机制缺位、组织链条冗长以及业务复杂度加剧,因此,开展银行业组织架构改革很有必要。(摘自《金融时报》)

 
 
 
 
     
 
Copyright (c) 2005-2006 湖南省银行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湘ICP备13011125号-1
 
友情链接:M5彩票开户  传奇彩票平台  大无限彩票平台  拉菲彩票注册  凤凰娱乐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