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格认证
  行业培训 阅读人数:6679
 

当前民商事审判中的疑难问题(三)

 

(三)违反出资义务的责任

1、内部责任。下面讲一讲出资股东不履行出资义务的内部责任问题。过去我们对这些问题确实考虑的不多,我们更多地考虑到外部关系,也就是股东和债权人的关系。过去因出资不足引起的股东之间的纠纷,股东与公司之间的纠纷的案子比较少,但是这几年,各种类似的纠纷开始出来了,所以我们不得不关注一下。我们首先从股东之间的法律关系来考虑,股东之间因为出资而签订出资协议,签订公司章程,一般我们可以把该行为理解为合同行为,股东没有履行出资义务,违反股东之间共同投资的协议,产生的责任是一种违约责任。

最高法院制定过一个关于联营的司法解释,其规定分成三种情况:一个是实体法人性联营,一个是合同联营,还有一个合伙性联营。实体法人性联营,实际上是成立了一个公司,当然在那个司法解释出台时,公司法还没有出来,某一个股东没有按照公司的章程履行出资义务,就构成了违约,从法理上说不存在什么问题。问题是涉及到一些具体情形如何对待,出资股东要求没有出资的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出资股东有什么救济的手段可以起诉没有出资股东?当然可以要求没有出资的股东按照合同法规定的实际履行,履行出资义务,同时,由于其长期的不出资,给公司造成的损失,还可以要求其赔偿损失。在审判实践中,我们发现很多当事人聪明了,签订的投资协议里明确规定了违约金,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应按照投资协议规定的比例承担违约责任,这是一般情况下可以采用这种方式,但是还有没有另外的救济手段?日本公司法设立了一个催告失权程序,当公司其中一个股东不履行出资义务时候,履行出资义务股东除了可以要求对方履行出资义务,赔偿损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救济手段-吒媸ǔ绦颉T谖夜丫鱿至死嗨普夥矫娴乃咚稀0凑找话阋庖謇斫猓啥涞墓叵凳游恢趾贤叵担捎谝环轿ピ际购贤康哪岩允迪值氖焙颍卦挤娇梢越獬贤8莺贤獬脑恚贤獬缶筒荒苋煤贤郊绦男泻贤虼烁菪榭梢园盐绰男谐鲎室逦竦墓啥庸厩宄簟T诮惺ǔ绦虻氖焙颍贸绦虿唤鼋錾婕暗焦啥涔叵担股婕罢ㄈ说雀髦止鞠喙乩嬲叩睦妗R虼耍颐遣荒芗虻サ母莺贤叵担獬贤屯炅恕N颐窍人倒啥涫且恢质裁囱墓叵担惺ǔ绦蚴保颐亲⒁獾皆诠啥溆幸桓龃吒娉绦颍贝嬖诠啥宦男谐鲎室逦袷保渌鲎使啥桓雒魅返某鲎势谙蓿饩褪谴吒嫫冢獾墓痉ㄊ怯忻魅返拇吒嫫诘模挥性诖吒嫫诼螅共宦男谐鲎室逦瘢酒渌啥拍馨阉蛘咄ㄖ顺觥K越惺ǔ绦虻牡谝桓龀绦蚴谴吒妫⑶已细竦乃荡吒嫫诼笠型ㄖ嫠呤ü啥洳皇枪竟啥涣硗饣褂幸桓龀绦颍怀墓啥煲槿ǎ酒渌啥咽ü啥螅ü啥Φ庇刑岢鲆煲榈娜ɡ谑呛芏嗑婪拙驮谡饫锊:芏嗍ü啥崴担一旧弦丫男辛顺鲎嗜说某鲎室逦瘢皇歉霰鸬胤矫挥凶龅剑鞠衷诰煤昧耍氚盐腋铣鋈フ伊苏饷锤鼋杩凇N颐窃谏罄戆讣币卸希欠袼耆男辛顺鲎嗜顺鲎室逦窳耍棵挥新男谐鲎室逦瘢歉久挥新男小⒒故遣皇实甭男谐鲎室逦瘢康惫啥韭男谐鲎嗜艘逦瘢皇歉霰鸬胤酱嬖谖侍猓詈玫慕饩霭旆ㄊ侨盟龀霾钩ィ啥男辛瞬糠殖鲎室逦瘢獠糠殖鲎仕杂Φ娜ɡ透A簟9啥糠止扇ǔ鲎什坏轿唬惫酒渌父龉啥匣镎飧龉啥氖焙颍庵智榭鲆灿锌赡艿贾抡飧龉啥睦姹磺趾ΑK缘蔽颐嵌砸恢秩ɡ兴痉ūU系氖焙颍悸嵌岳娴钠胶猓荒芄舜耸П耍贾铝硗庖环矫嫖侍獾某鱿帧?SPAN lang=EN-US>

另外失权程序还涉及到资本制度设置的问题,假设公司注册的资金是500万,把股东赶走后其未到位的出资100万怎么办?只有再进行减资程序。这样首先要股东会表决同意,并且要公告通知债权人,这个时候债权人为了保障其债权,可能要求公司提前清偿债务,或者提供担保,否则公司减资就无法进行下去,所以这个失权程序很复杂。为了避免以上的麻烦,在实务中,一般的做法是替代性支付,由其他股东,拿出资金替未出资股东缴纳出资,这样这个公司的资本金就全部到位。当然,其他股东不能白替他出资,其他股东有向未出资股东追偿的权利,这个就变成了债权。但是当这个股东不能还钱的时候,应该用其享有的股权进行抵偿,是一种变相的股权让渡。老股东之间进行股权的转让,并不存在什么股权转让方面的限制,这种做法既解决一个股东退出产生的股东虚位,一部分资金没有着落的问题,又解决了股权分配问题。现在存在这种情况,比如一个公司股东要求法院确认另外一个股东没有出资,因此其丧失股东资格,但是法院真要作出这样的判决是有很大法律风险的,如果我们支持了原告,他就会拿这个判决书到工商局进行股东的变更登记,那么存在一个问题,这个判决意味着未出资股东不再是股东,在他退出公司之前已成为公司的债权人,在公司无法清偿债务的时候,未出资股东能否依据这个判决书,让他自己不再承担责任,我认为当然不能,其他股东也不能说这个人除名了,我这个股东可以不承担连带责任,这个判决起不到这个作用。

同样公司和股东之间也是一种内部责任关系,基本类似股东之间关系。公司可否作为原告,享有诉权?比如说,公司可否向股东追缴出资或者可否要求未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赔偿公司的损失,这种诉讼是否能够得到法院支持?公司当然可以作为原告,享有诉权。我认为,公司既可以基于合同法上的原理,又可基于侵权法上的原理,要求股东承担责任。出资股东不履行出资义务,他违反了股东之间出资协议。有人会问股东在签订出资协议的时候,公司还没有成立,股东和公司之间怎么会有合同关系呢?,从合同法理论上解释,股东是为第三人--公司利益签订出资协议的,公司是受益者,虽然是股东之间签订的出资协议,但投入的财产都将是属于公司的财产,公司成了一个受益者,当然享有诉权。公司要求股东履行出资人义务,也可以基于侵权法律关系,因为股东出资构成了公司资本总额,是公司的独立财产,如果股东不履行出资义务就是违反了法律关于股东履行出资义务的规定,是对公司财产权的一种不作为的侵犯,公司当然可以要求股东承担相应的责任。

2、股东违反出资义务产生的外部责任问题,也就是和债权人之间的法律关系问题。应该说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了,但是其中的一些具体问题我们还是需要进行反思。

对股东违反出资义务责任问题的的最具有代表性的司法解释,是最高法院944号《关于企业开办的其他企业被撤销或者歇业后民事责任承担问题的批复》。在这个司法解释中分了两种情况:其一,当开办单位实际投入的自有资金与注册资金不符,被投资企业达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人登记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第十五条第(七)项或者其他有关法规规定的数额,具备了企业法人其他条件的,开办单位要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就是把差额的部分补足了。其二,虽然开办单位出资了,但是没有达到法定的最低的资本额,或者根本就没有出资这种情形,那么司法解释得出了结论,人民法院可以认定这个企业不具有法人资格,这是什么意思?很简单,股东对企业的债务,要承担无限的连带责任。因此在这个司法解释中,基本上将违反出资义务须承担责任的形式分了两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出资了,没有达到注册资金的额度的,要补足不足部分;第二种情况是出资了没有达到最低的法定资本额,彻底否定企业的法人资格。我们这里说股东不准确,因为司法解释里面说的是开办单位。1994年的司法解释是对企业开办的企业的规定,那么机关、武警、军队、行政机关等等开办的企业出现了这种情况适用不适用这个司法解释呢?2002年国务院对行政机关等开办的公司进行清理,遇到了大量与企业开办的企业相同的问题!所以,最高法院在2002年发布了一个通知,规定军队、行政机关等开办的企业,出现我刚才说的类似情况的时候,处理思路是与1994年的司法解释基本一致。

最关键是对第二种情形的法律适用,也就是彻底否定企业法人资格的情况。在我们草拟公司法的司法解释时,对股东出资不足企业资金没有达到法定资本额,企业是否还有法人人格的问题没有提,为什么?因为我们意识到这里面存在问题,目前的司法解释和通知中,企业法人资格的彻底否认还是有条件的!那就是主要是针对被清理的公司而言的,特别是针对处于歇业、停业、被吊销营业执照等非正常状态的公司而言的。

一个正常运作的在设立时没有达到最低资本额的企业,只是一时在资金周转上发生了困难,而导致一时支付困难,法院就判决企业不具有法人资格,彻底否定了民事主体资格,拿到判决后当事人到工商管理机关对该企业注销登记,这样一个不该散伙的企业也给解散了。这种做法是很危险的,里面存在两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一是工商局登记赋予了企业法人资格,这是一个行政行为,以民事判决否定掉,可以不可以,这是一个很值得争论的问题,涉及到司法权和行政权的关系,是否应当先进行行政诉讼?二是如果否定一个运转基本正常,只是一时支付困难的企业的法人资格,将会影响公司其它相关利益者的利益,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发展,不利于社会稳定。此外,亦缺乏充分的法理支持。比如,现在有一个生产型企业,注册资金是100万元,如果股东实际只出资了50万元,达到了法定的最低资本额50万元,股东承担仅50万元的补充赔偿责任。如果股东实际投入49万,差1万元未达到法定的最低资本额,就意味着当出现纠纷的时候,几个股东要对这企业所有的债务承担无限的连带责任。1万元之差,股东对债权人的责任却有天壤之别,道理何在?事实上,聪明的股东很容易就可以事前规避该规定。如前例,既然一万元之差,所产生的后果差之千里,多出1万元不就罢了。股东在出资时只要以最低法定资本额为标杆即可。我的意思是,除司法解释所限定的特殊情形,一般不要扩大其适用范围。在出现正常运转的公司的股东出资没有达到最低法定资本额的情形,不一定认定其不具有法人资格。可考量其是否具有下面将要讲到的法人人格否认的情形,如有,可基于该法理判决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责任。我国新公司法对股东违反出资义务的责任问题有了更为具体的规定,但并未将出资不足区分为未达到最低资本额的不足和达到最低资本额的不足。有人认为,依据第31条、94条规定,在出资未达到法定最低资本额的情形,公司尚不具备独立法人人格,股东对公司债务应象合伙人一样承担无限连带责任。本人认为,从该两个条款的规定看,难以得出该结论。从该两个条款看,股东无论如何出资不足,仅承担资本填充。若其中一个或几个股东出资不足,其它原始股东或发起人承担连带责任。这实际上是原始股东或发起人之间的出资担保责任。这种责任不同于合伙人对合伙企业债务的责任。有的人认为,最高法院1994年的司法解释第三条的规定,也就是我说的第二种情况的规定,视为是一种法人人格否认法理体现,我认为这是一种错误的理解,对此,可从下面的分析中予以澄清。

3、股东有限责任例外制度。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是指基于法律的认可而限制或排除股东有限责任适用的制度。当股东有限责任被排除适用时,公司之独立责任亦相应地被限制或排除适用,此时原本享受有限责任保护的股东,不仅不能再以有限责任为借口享受有限责任的保护,而且可能面临完全的个人责任,甚至这种个人责任是无限连带的。[1]有限责任例外适用制度并不是对有限责任制度本身的否定,也不是对公司法人特性的否定,实际上只是对已经丧失有限责任特征的法人状态的一种揭示和确定,在某种意义上,与其说是对股东有限责任的一种否定,倒不如说是对公司法人制度的严格恪守,在于维护公司人格的独立性,是对公司法人制度必要的完善和有益的补充。因此,很多学者在阐述有限责任例外适用制度的本质时认为:有限责任例外适用法理是指对照法人制度的目的,就某一公司而言,贯彻其形式的独立性被认定违反了正义、衡平的理念,并不对该公司的存在给予全面否定,而是在承认其法人存在的同时,只就特定个案否定其有限责任的机能,将公司与其股东在法律上视为同一体。所以,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制度并不是根本否认有限责任制度,而是通过在特定情形下适用这一手段达到否认股东滥用有限责任之目的。

股东有限责任的例外适用,形式上在于限制与排除股东有限责任的法律适用,但实质上却在于维护债权人之法律利益。这一点也正是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制度之价值所在。股东要承担有限责任,必须与公司保持尽可能的利益分离,无论是人格的利益还是财产利益。因为只有在界限分明的情形下,才能使所有真正属于公司的利益成为保障债权人利益的源泉。如果当股东获得有限责任保护的同时,而又拒不履行其所应负担的分离义务,且试图以与公司主体利益混同的方式谋取法外利益时,那么,排除股东有限责任的法律适用,便是找回债权人利益的平衡点。很明显,英美法系国家的“刺破公司面纱”以及德国的“直索责任”,其所直接维护的主体皆是公司的债权人,其所直接指向的对象,皆是公司背后的股东,其所要达到的最终目标,皆主要是排除股东有限责任的法律适用。

在公司法中,股东有限责任法律价值之核心所在是“区隔机制”。股东的意志可以成为公司的意志,但必须按照一定的程序来进行;公司的财产可以成为股东财富的源泉,但也必须遵照一定的要求来分配;股东可以与公司进行必要的关联交易,但必须同与其他非关联主体之交易一样,应在公平、互利而不损害任何一方利益的前提下进行;股东与公司可以共同联合对外进行必要的交易。但联合交易的规则,绝不允许一方成为另一方利益之工具与牺牲品。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在大陆法系称为法人人格否认,在英美法系称之为刺破法人面纱。我十分赞同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的的称谓,因为它反映了这一制度的实质。在10年前,法院很少有这方面的案例,更多用的是我刚才说的司法解释。近年我国法院,包括最高法院利用这个原理判决了不少案件。英美法系为何将大陆法系称作的法人人格否认称为刺破法人面纱?这是一种形象的说法,在股东和债权人之间,公司好像是一层面纱,面纱两边是股东和债权人,这层面纱将股东与债权人阻隔开来了。揭开这层面纱,可使债权人和股东直接发生关系。大陆法系的学者更形象的将公司称为竖立在股东与债权人之间的一道隔离墙,一般情况下债权人是不能与股东发生关系的,只有在特定情形特定事由发生,在墙上打一道孔,透过这个孔使二者发生关系,而不是整个推翻公司这道墙。1994年的司法解释,为什么不应视为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或法人人格否认呢?该司法解释是要彻底的推翻在股东与债权人之间的这道墙。当然,该司法解释是在特定的经济背景下,针对公司清理中的问题作出的,无可厚非。问题是,不应扩大适用。

法人人格否认可以简单的归纳出以下几个特征:

1、是具有侵权性质的民事责任。民事责任包括违约责任、侵权责任和缔约过失责任,根据公司股东与债权人之间没有合同关系且行为的违法性,否认股东有限责任所涉及的民事责任应当是一种侵权责任。否认股东有限责任的适用是基于公司股东的侵权行为,根据滥用公司人格并导致损害债权人利益,从而否认股东的有限责任,允许债权人向公司股东直接追索债务。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的结果是将公司责任追及到股东,由股东承担无限责任,使因公司独立人格滥用而受到的损害的债权人能够得到相应的补偿,符合具有补偿性质的民事责任的特征。因此,其所涉及的法律责任为具有侵权性质的民事责任。

2、针对特定案件、特定法律关系。股东有限责任例外不是对公司法人制度的否定,而是对公司法人制度的必要补充。它不同于公司解散或者撤销,公司解散或者撤销是法人资格的绝对消灭,而股东责任例外适用则是在消除滥用法人行为后又恢复其法人功能,公司独立人格依然为法律所承认。而且,其只适用于特定的案件、特定的法律关系和特定的当事人,是一种司法救济手段,而不是普遍原则;是在承认公司具有独立人格的前提下,在特定法律关系中个别、相对、暂时地否认,而不是全面、彻底、永久地否认公司法人资格,使公司背后的控制股东直接承担公司的责任。否认股东的有限责任的效力不涉及公司的其他法律关系,不影响公司作为一个独立实体合法的继续存在。

3、适用于特定事由。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是针对特定事由而适用的,特定事由并不是泛指所有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公平正义原则的行为,而是具体滥用公司独立人格逃避合同义务、规避法律责任、欺诈第三人、虚假出资滥设公司、公司与股东混同、母公司对子公司过度操纵,控制股东滥用公司独立人格作为其实现非法目的的工具,通过关联交易损害债权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因此,当上述特定事由出现时,债权人可以越过公司直接要求控制股东对公司的债务承担责任。

4、是由控制股东承担民事责任。公司人格否认的结果是将公司的责任追及到股东,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公司股东都得承受这一法律后果,只有实施了滥用公司人格行为的股东才是承担这一法律后果的责任主体。承担责任的股东是在公司具有支配地位、能够控制公司重大事务的股东。滥用公司人格的当事人,只能是公司法律关系中的具有实质控制能力的股东,而不是普通股东。

既然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是针对特定的案件、特定法律关系而言,而不是彻底否定公司的法人资格,如果其他未起诉的债权人拿着法人人格否认的判决书,让股东承担责任,这是不行的。

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的事由,通过立法予以具体规定是不现实的。我们在起草公司法司法解释时对此深有体会。除了“一套人马两块牌子”、法人与股东人格混同、财产混同、财务的混同,业务的混同等比较容易判断的情形,其它情形难以用文字作出精确表述。比如说,母公司对子公司过度控制,公司沦为股东的工具、公司躯壳化、公司资产严重不足等,必须结合具体案例,由法官作出判断,以条款的形式予以规定的尝试难尽如人意。我国新公司法亦只是在第20条第三款作了原则性的规定。当然,这一规定,为司法实践提供了直接的依据,提供了一个裁量的空间,意义重大。至于在实践中是否适用得当,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法官的经验、素质和其它司法能力。在讨论法人人格否认的时候,有几个教授说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可以规定,法人人格否认解决了滥用法人人格问题,但如果我们利用不好,可能会导致法官滥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因此建议中级人民法院以上才能适用这种制度,中院人民法院以下的法院不能适用。这也是不现实的,我们只能在司法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摸索经验,寻找规律。一个可行的办法是,最高法院通过典型案例的形式,进行示范。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必须非常谨慎的使用法人人格否认制度,用滥了确实对公司制度,法人制度乃至我们民法体系形成冲击,会导致法律秩序的混乱。

在此,我只能举一最高法院裁判的案例,来说明一些裁判尺度。一个金融租赁公司,其主要经营范围是融资租赁。某电信公司需要一套电信设备,这套设备将近一个亿,于是与金融租赁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但是融资租赁公司资金有困难,想去银行贷款,又不符合规定,于是,就成立了一个租赁实业公司,在这我们把它叫做小租赁公司,金融租赁公司占80%股份,另外又找了两位股东,各占10%股份。公司成立之后,金融租赁公司就委托小租赁公司代理这个金融租赁业务,包括到银行贷款,买设备,把设备买完之后,交给通信设备公司。小租赁公司向银行贷款8000万,其他人为此向银行提供了担保。当借款期限届满,银行要求还款时,发现小租赁公司帐上什么也没有,办公场所也是租赁别人的。这个时候银行首先想到了担保人,担保人认为自己的担保责任跑不了,但想抓一个垫背的,银行也希望看看其他人是否有承担责任的情况,给自己留有追偿的余地。于是,债权人的律师和担保人的律师,一起想到要让大租赁公司承担责任。承担责任要有相应的依据,于是整个诉讼的焦点就围绕这个进行。小租赁公司成立之后,表面看具备一般法人的基本特点,但公司成立之后只作了上述一笔业务,除此之外没有做别的事情。财务上小公司确实有独立帐户,也是独立的核算,这是我们考察的第一点,可以说小租赁公司成了大公司做某件事的工具,这当然还不足以证明否认小租赁公司的法人人格的正当性。我们接着看,金融租赁公司与小租赁公司财务人员相同,几个财务人员同时掌握两个公司的公章,这是我们考察的第二点。第三点,高管人员出现混同,大公司的副总经理,是小公司的总经理,也就是主要的高管人员出现混同。第四点,也是最主要的问题,两个公司之间存在委托关系,如果大公司委托小公司花8000万买设备,而大公司又没有把8000万给小公司,即使不走法人人格否认这条路,债权人也有代位请求权,直接起诉大公司就可以了,不需要用其他复杂方式。可是在诉讼之前银行和担保人的律师查帐的结果是,大公司支付了8000万给小租赁公司的,钱划到了小租赁公司的财务帐上,所以债权人代位诉讼是不可能的。问题是小租赁公司账户的8000万哪里去了?原来进小租赁公司的那笔钱转了好几个弯,最后到了大租赁公司股东那里去了,这种交易是有关联关系的。一样的财务人员,控制两家公司财务章,钱自然就可能出去。从这几个方面综合分析,毫无疑问这是大股东对子公司的一种过度控制,损害了债权人的利益,违反了法律禁止权利滥用的规定和诚实信用原则,因此金融租赁公司得对小租赁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这是一个比较典型的股东有限责任例外适用的案例。


 
     
 
Copyright (c) 2005-2006 湖南省银行业协会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序号:湘ICP备13011125号-1
 
友情链接:杏彩彩票  杏彩彩票平台  GT彩票开户  杏彩彩票开户  W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